未知泽

啊……懒癌跟不上脑洞_(´ཀ`」 ∠)_

深夜烤肠摊


@肚脐眼x4 的,中了泥老师的迷魂计。
没写过文,从上礼拜憋到今天。
写的不好,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

傍晚时分,刘子光趿着双塑料拖鞋从屋里出来,胳肢窝下夹着一张小方桌俩手圈着三把小板凳。

刚入夏,这个时间室外的暑气还未消散,但相比只有电扇的屋内却凉快许多。

刘子光摆好桌椅,招呼屋里的人出来吃饭,刘妈端出两盘菜,刘爸一手打着蒲扇一手提了两瓶冰啤,一家人围着方桌坐下,不知不觉吃到日落。

夜幕笼垂,收拾完碗筷的刘子光从大杂院的角落里推出一辆旧三轮,把烤肠用的家伙什全清点了一遍,收拾妥当便蹬上三轮出门了。

大专毕业换了六七个工作,借了爹妈三万元炒股赔的精光,别人介绍了个相亲对象嫌他家穷楞是给跑了,不过刚起步的烤肠摊生意还不错,现在指望这个挣点钱过小日子,刘子光心里也踏实些。

烤肠摊位于本地大型娱乐会所后的夜市,这个点人还不多,刘子光问隔壁书摊的小毛借了本书,刚翻了没几页,不远处娱乐会所后门“咣”的被撞开,几个壮实的保安架着个瘦长的男子将人从台阶上扔下便转身回了会所。

两人目睹了整个过程,小毛盯了会躺在地上的男子小声道:“光哥,那人咋一直没动静啊,会不会……”

男子从被扔出来后一直保持着背对他们的姿势躺在地上。“醉汉,又不是没见过。”刘子光心不在焉的回答。“可光哥……他刚被架出来的时候我看着不像是喝醉酒的,要不要过去看看?”

刘子光往那瞧了眼放下书,留下句“帮我看摊”起身走过去,走近绕到男子身前一看,男子像是失了魂似的躺在地上涕泗横流,意外白净的脸上带着点伤,双肩轻微抖动,见跟前来了人便停下来抬眼看了看,拿袖口抹了把脏兮兮的脸接着嘤呜啜泣。

“喂,小兄弟你没事吧?”

“有……呜……”

“能有啥大事,男儿有泪不轻弹,哭成你这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

“我……有伤心事……还不能……哭……啊……嗝”男子哭的话不成句,踉跄地站起来,掸掸衣服又用袖子擦擦脸。

“看来你没事,我走了。”

“大哥……你等等……我能不能,跟你打个商量……”

“?”

“能不能……借我点钱……”
“我……一定会还你的。”
“等我赢了钱!”
“我……”

“小兄弟,”回想起自己惨痛的炒股经历,刘子光打断了男子,“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趁早收手,回头是岸啊。钱呢,怕是不能借你,不过我可以请你吃顿烤肠。”他朝自己的烤肠摊努努嘴。

男子平复心情止住眼泪,“不好意思……大哥……刚才是我唐突,这烤肠我也不吃了,还是谢谢您……我先……”话说到一半肚子却不争气的响了,男子尴尬的朝刘子光笑笑,刘子光拍拍男子的肩示意他跟上,两人走回烤肠摊。

“光哥”小毛好奇的看着刘子光身后的人“什么情况?”

“没问,我先给他弄点吃的。”

吃着烤肠,男子把自己的经历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男子叫郑开司,好心给朋友做担保,却因朋友跑路而背上了巨额债务,走投无路,迫不得已跑来常混的地下赌场借钱,可钱还没借着就被轰了出来。

嚼着最后一口烤肠,郑开司掏兜摸出十块钱塞给刘子光:“光哥,我不能白吃你的东西,这钱我还是得给的。”

刘子光又把钱塞回去:“说了我请你吃的。”

“呃……要不这样,光哥。我帮你看摊吆喝卖烤肠吧,不然……我实在过意不去。”

“嗯,也好。”



夜市渐渐热闹起来,今天的烤肠摊多了位年轻热情的助手小哥。

-END-

评论(7)

热度(77)